品書網 - www.miqcxt.live-最好看的免費小說閱讀網
品書網 - www.miqcxt.live-最好看的免費小說閱讀網 > 長生藥緣 > 164:別再讓她失去記憶

164:別再讓她失去記憶

手機閱讀
  “從沒想過有一天,我會和你和平相處。品書網 http://www.miqcxt.live”宋橘子想起以前的事,嘆息了一聲。

  “從見我的第一眼開始,你就格外討厭我,原因是什么?”楚烈聽了他的話,有些莫名其妙,想起之前他對自己的態度,便開口問了一句。

  “因為以前的你,真的特別討厭。”

  “以前的我?”楚烈思考了片刻:“這么說來,很久以前你就認識我?”

  “嗯!”

  “以前的我是什么樣的呢?”

  “很傲嬌,很自大,很無理取鬧,很欠揍。”宋橘子面色平淡,語氣里聽不出半分情緒起伏:“你還……生在福中不知福。”

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“沒什么意思。”宋橘子將臉側到另一邊:“過去的事就讓它過去吧!記得未必好過!”

  “記得未必好過?”楚烈聽了這句話,心里莫名慌亂,前段時間在蘇惑家門前做的那個夢再次浮現在腦海中。

  “楚烈。”

  “嗯?”

  “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,請你……”宋橘子垂下頭,微紅的眼中蒙了一層水霧,酸楚涌上心頭。他頓了頓,繼續道:“請你好好待在蘇惑身邊,保護她,愛護她,別再讓她失去記憶了。”

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楚烈不明白他為什么要說這種話。

  “沒什么意思。”宋橘子站起身來,將眼中的情緒掩去:“從今以后,我要好好珍惜和蘇惑在一起的日子。”

  “怎么?你得絕癥了?”楚烈打趣道。

  “我有沒有得絕癥不知道,你腦子有問題是真的,再不停止胡思亂想,你也活不久了。”宋橘子瞪了他一眼。

  楚烈知道他隱瞞了很多事,顯然不想讓自己想起過去。既然如此,他就放棄探究過去的念頭吧!姚涵說的沒錯,就算記起了過去,他也無法改變什么,只會徒增煩惱。

  宋橘子看向他,嚴肅地道:“今天的談話,就當從來沒有過,我不希望你在蘇惑面前胡亂說些什么。”

  “……”楚烈見他這樣,剛剛收拾好的心情瞬間不美麗:“我是那種大嘴巴的人嗎?”

  “最好不是。”宋橘子橫了他一眼,便起身跑上跑道,陪蘇惑一起跑步。

  “待會兒還要訓練,還跑?”楚烈見兩人不理他,也邁開步子跑起來。

  ……

  溫海左瞧瞧,又看看,確定沒人跟著之后。帶著葉棠嵐給的信封,一路前往末圈,馬不停蹄地趕往L區。

  L區首圈一棟,蘭岸在園子里檢查橘子樹有沒有恢復好。直到園外的響動引起他的注意,他才放下手里的活,轉身走到庭院中。

  “是你。”蘭岸見怪不怪,走到洗手池旁邊,將手上的泥土洗干凈:“現在才來?”

  “首領,我遇到一些麻煩。”溫海看著正在擦手,看不清表情的蘭岸:“是宋橘子,他每天傍晚都會來末圈,為了躲他,我才沒出門。”

  “他在末圈轉悠?”蘭岸皺了皺眉,看來他是猜到當時自己給葉棠嵐交待的事情了。真是個難得的對手,竟然連這種事都能猜到。

  確實,蘭岸當時就是故意在他面前交待葉棠嵐調查他的任務,如果他心里沒有鬼,或者不夠聰明的話,就不會去阻止葉棠嵐。

  這下,狐貍徹底露出尾巴了。

  接下來,到了徹底揭曉答案的時間。宋橘子為什么待在蘇惑身邊,他的真實身份是什么,都會一一被揭曉。蘭岸心里一直有個懷疑,只是覺得過于不可思議,才沒將它說出來。

  “這是葉首領讓我帶的信。”說著,溫海從兜里掏出書信遞到蘭岸手上。

  蘭岸接過書信,走到庭院中的沙發上坐下。拿著信封,心情有些激動,很有可能,他要的答案都在這個信封里。

  拆開信封,蘭岸的視線落在信紙上。看著看著,表情逐漸凝固,到了最后,隱隱有些悲戚。

  “首領。”溫海看他表情不太對,隨口問了一句。

  “你進屋坐一會兒,讓我自己靜一靜,待會兒再叫你。”

  “是。”溫海轉身進了別墅,家里的傭人招待了他。

  蘭岸拿著信紙發起了呆,若是仔細看的話,還能瞧見他拿著信紙的手指微微顫抖著。其實信紙上也沒什么特別的信息。

  信的開頭寫了宋橘子的基本信息,他來自一零七區,跟著車隊逃離了那里,陰差陽錯被蘇惑的阿媽救下,為了報恩待在蘇惑身邊保護她。

  信的中間部分寫的是葉棠嵐的疑問,她問蘭岸,為什么要調查宋橘子?

  信的最后,提及了范德金認蘇惑當干女兒的事。

  信的內容也沒含著什么驚天大秘密,偏偏讓一向沉穩冷靜的蘭岸顫抖了雙手。

  只因信里有一段話:首領,您認識蘇惑阿爸嗎?如果可能的話,能不能給她講講她阿爸的事?不知道她為什么做了范德金的干女兒,她對阿爸的執念好像很深,范德金一句安慰的話,就讓她熱淚盈眶。她喊范德金阿爸,卻又像在喊別人。

  這段話,也沒有多感動。之所以讓蘭岸顫抖了雙手,是因為它勾起了蘭岸的回憶。

  蘇惑的阿爸很久之前就死了,他將那本“SH系列試液實驗者觀察記錄”交給蘭岸后,不久之后,便自殺了。那時候,L區還沒有建立,世界也不像現在這么荒蕪。

  蘭岸給蘇惑的那顆骨灰鉆,就是他阿爸的骨灰燒制的。

  對阿爸執念那么深的原因是什么呢?在他的記憶里,那個老生物學家壓根沒和蘇惑待多久。蘭岸一直記得,蘇惑的阿爸看自己的眼神,是那么的熟悉,那么的愧疚。

  蘭岸也不是沒想過自己的過去和蘇惑有關聯,可是蘇惑不記得,他也不記得。自從老生物學家死去之后,很多事無從查起。

  到如今,他還記得老生物學家對他說過的一句話:“蘭岸,我的寶貝女兒就交給你了。”

  蘭岸深吸了一口氣,從思緒中回過神來。再等等,一切都快結束了,快了。他會履行承諾,好好照顧好蘇惑。這不僅是他曾經的承諾,也是他現在的心意。

  葉棠嵐給的信息中,宋橘子來自一零七區,那是個什么地方,聽都沒聽說過。宋橘子被蘇惑的阿媽救下,為了報恩留在蘇惑身邊。那就是被張毓救下的嘍,是不是事實,問一問張毓不就清楚了。

  以為張毓死了,死無對證才胡編亂造嗎?可惜他打錯算盤了。

  宋橘子曾想過蘭岸會讓葉棠嵐盤問邊防道上的哨兵,有沒有看見有外來人員被S區的居民所救。他沒想到的是,張毓不僅沒死,她還是L區特戰隊員之一。

  “溫海。”蘭岸收起信件,從兜里拿出火,將它燒得一干二凈。

  溫海聽到聲音,從別墅里走出來。

  “隨我去安全指揮中心五級監獄見一個人。”

  “是。”

  溫海應了一聲,蘭岸的身影已經消失在園子里。溫海連忙跟上,首領突然遇到什么緊急的事,為什么要去五級監獄?

  安全指揮中心五級監獄,潮濕昏暗的牢房中難得見到一縷自然光。老舊的照明燈在頭頂搖晃著,咯吱作響,像極了在S區那段日子。

  每夜入睡之前,都能聽到門外獸人嚼肉的吧唧聲響。

  牢房中有一張木板床,鋪了一層薄棉,沒有被子,雖然每晚都能讓人冷到發抖,但還不至于冷死。與在S區末圈十八棟擔驚受怕相比,西暖更愿意待在這里。

  對于西暖來說,待在S區那段日子,是她此生最不愿意面對的日子。蘇惑在床上躺了二十年,渾身冰冷。對于西暖來說,她只是一具冰冷的不會腐爛的尸體。

  二十年,每年三百六十五個日夜,她都要和那具冰冷的尸體待在一個空間。她沒有心跳,沒有體溫,也不會動。

  蘇惑快要醒來的那段時間,她漸漸感受到蘇惑的有了體溫和心跳,她見證了一個人死而復生的全過程。沉睡了二十年,她整個人顯得格外的瘦,也顯得格外的遲鈍。

  她坐在木板床上,想到以前的日子,莫名流下了熱淚。她從什么時候開始討厭那個女孩呢?從蘭岸將她抱回首圈一棟那晚,蘭岸說了那句:張毓,你就這么迫不及待離開她嗎?

  還有那句:你裝死裝得那么像,她那么單純,竟然信了你。

  西暖真的很討厭張毓這個名字,她后悔幫蘇惑圍了鐵柵欄,也后悔為她培養蕭琉。

  在S區的時候,她每天都在盼望著,盼望蘭岸有一天出現在門外,對她說:我來接你了。

  現在置身于L區安全指揮中心的五級監獄中,她還不信蘭岸會徹底將她拋棄。西暖每天都望著牢門,期盼著心中所想的一切。

  她想,就算她犯了錯,蘭岸也不至于這么無情吧!

  她還是不太了解蘭岸,即便她仰慕了他這么多年,還沒摸清蘭岸的性子。犯了錯不管是誰都要接受懲罰,交情在他這里行不通。

  他是一個對事嚴謹,一絲不茍的人,眼里自然容不得沙子。

  如西暖心中所盼,她的牢門被打開,蘭岸出現在她的面前。

  西暖看到熟悉的人,立即站起身,不顧手腳被束縛,也聽到鎖鏈發出的叮當聲,一心只想奔向蘭岸:“我就知道你會來的。”

  快要接近蘭岸的時候,被溫海一把攔住:“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“什么?”西暖還沒搞清楚狀況。

  一臉陰沉的蘭岸開口問道:“在S區的時候,你救過一個叫宋橘子的男人嗎?”

  “沒有。”西暖如實回答。

  蘭岸得到答案,心下了然,轉身離去。

  “首領。”西暖眼睜睜看著蘭岸轉身,什么表示都沒有:“首領,您不是來放我出去的嗎?”

  蘭岸腳步一頓,頭也不回地離開。

  獄兵將她推進牢房中,鎖上房門,整個空間又只剩下她一個人,頭頂老舊的照明燈依舊搖晃著,咯吱作響。

  “首領,您現在應該氣消了,那就放我出去吧!我保證以后再也不會犯了!”西暖雙手抓著牢門上方的鐵窗欄,試圖看到牢房外的蘭岸。

  “首領。”

  知道她聽不見自己的聲音,才意識到,她這輩子要在這五級監獄中度過,蘭岸從來沒和她開過玩笑。他向來是個說一不二的人,說讓她在S區待二十年,她就在那里生活了二十年。

  西暖忽然意識到,當初的自己是不是太傻了?

  她以為蘭岸是重視她的,不然也不會告訴她蘇惑的秘密。她以為蘭岸是在乎她的,不然也不會將她從荒原上抱回L區。

  原來,一切的一切,都是她的自以為是。蘭岸對除了蘇惑以外的人,都一視同仁。呵呵……是嗎?除了蘇惑,無論是誰在他眼里都一樣嗎?

  那好,既然蘭岸珍惜蘇惑,那她就要把蘇惑毀掉。

  “蘇惑,你不好奇你的身世嗎?就算是死,我也要拉上你墊背。”西暖冷笑了一聲:“我的乖女兒,終有一天,我會讓你也體會一次,親眼見證死而復生的感覺。”

  ……

  五級監獄外,溫海跟上蘭岸的腳步:“首領,剛才西暖讓您放她出去。”

  “放她出去?那我該怎么給邊防營死去的人一個交待?”

  “她到現在還沒意識到自己的錯誤,會不會恨您啊!”

  “恨我?”蘭岸嗤笑了一聲:“恨我的人多了去,我每個都要在意嗎?”

  “那倒不是。”

  “你不用回S區,我會換人過去,回你的住處,簡單收拾一下,跟我去一零七區看看。”

  “一零七區是哪里?”

  “我也不知道,慢慢找,總有一天會找到。”想到這里,蘭岸瞬間沒了底氣。

  袁燼、時愷去查SH系列試液的事情,到現在還沒回來。楊凌在前段時間的獸人潮侵襲一戰中喪生,肖鶴現在在S區養傷。

  蘭岸要去找一零七區,前路未知,道阻且長。要帶長生者隨行,還要找一個人接替溫海的工作,營區也不能沒有長生者看守。

  這么算下來,蘭岸只能帶溫海去找一零七區,將邵千秋派過去,讓袁漂留守營區。L區其實有八名長生者,只是溫海常住在S區,別人不知道罷了。

  長生藥緣



(← 快捷鍵)返回目錄頁(快捷鍵 →)
3d附加码和中奖号的关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