品書網 - www.miqcxt.live-最好看的免費小說閱讀網
品書網 - www.miqcxt.live-最好看的免費小說閱讀網 > 爆笑王妃寵翻天 > 271:生子嗣重任,由皇后完成

271:生子嗣重任,由皇后完成

手機閱讀
  “沒病啊!沒病為何不來早朝?是對皇上有意見?”洛顏兒趕緊追問,成功騙百里墨寒入了自己的坑。品=書/網 http://www.miqcxt.live

  “我——”百里墨寒沒想到洛顏兒在這里等著自己了,冷聲道“最近心情不好,不想來上早朝。”就是心里對百里御風有意見。

  “這么任性呢!心情不好就不來早朝。那這樣吧!要不你也別去做生意了,因為皇上看你不來早朝,他心情也不好,肯定是因為你只顧著做生意,而不將心思放在朝堂之上,既然你生意和朝堂不能兼顧,所以決定收回父皇給你做生意的特權,讓你將心思都放在朝堂上。”洛顏兒見縫插針。

  百里墨寒不悅道“我可以朝堂和商場兼顧,這個特權是父皇給我的,皇上不能平白無故收回。”

  “既然能朝堂和商場兼顧,那就從明天開始來早朝吧!若是九弟還堅定的說自己身體不適,宮里多的是御醫,現在就可讓他們來給你診治,皇兄皇嫂是你的家人,很擔心你的身體,要不讓御醫都過來,聯合為你診治吧!從頭到腳好好的檢查一遍,以免九弟到時上幾天早朝再以身體不適為由不來。”洛顏兒將百里墨寒的路都給堵死了。不是傻子都知道他不來早朝是因為對新皇不接受。

  “臣弟的身體已無大礙,無需再勞煩御醫。”百里墨寒冷聲道。

  “那明日是否能來早朝?”洛顏兒笑著問。

  “明日——能來早朝。”百里墨寒咬牙道。

  洛顏兒開心道“太好了,有九弟幫皇上,皇上如虎添翼,只要九弟能朝堂和生意兼顧,皇上是不會收回你的特權的。

  既然先皇給你的特權,你可以去商場做生意,那么本宮也有皇上的特權,是不是也能繼續做生意?畢竟皇上的權利都是一樣的嘛!”若是你敢說不能,那么你的特權也會不做數。

  百里墨寒冷冷道“臣弟只是一個臣子,無權過問皇后的事。這就要看皇上的決定了。”

  “皇上肯定是同意我出去做生意的,只要九弟沒什么意見就好。皇上賢明,還是很在乎大家的聲音的。”洛顏兒心情大好,臉上洋溢著燦爛的笑容。

  百里墨寒冷聲道“若是沒什么事,臣弟便先告辭了。”再次邁步要離開。

  洛顏兒卻開口阻攔道“等一下九弟,這正事說完了,也該聊聊咱們的私人恩怨了。”

  百里御風見狀,搖搖頭笑了,這丫頭,還真是吃不得虧,不過卻也由衷的佩服她。

  關于讓百里墨寒來上早朝之事,已經派好幾個人去與他說了,先是十四叔,然后是右相,還有幾個之前與他走的近的大臣,結果都沒用,沒想到這件事會被洛顏兒一個小女子解決,真是讓人很驚嘆。

  百里墨寒冷聲道“我與皇后娘娘沒什么私人恩怨要聊。”

  “怎么會沒有呢!你無緣無故讓官府封了我們的店,讓我們昨天一天都不能開門做生意,這個損失,難道不該九弟來賠嗎?我們一天的銷量可是很可觀的,日進斗金一點都不為過。”老娘可不是任由人欺負的。

  百里墨寒聽了,一臉的譏嘲“行,這個損失我賠,皇后娘娘看到地上的箱子了嗎?這里面有五千兩白銀,皇后娘娘覺得夠陪你們昨天一天的損失嗎?”

  洛顏兒看了一眼,有些勉為其難道“看在都是一家人的份上,夠不夠就這些吧!”

  百里墨寒冷冷一笑“既然夠,現在我可以走了吧!”

  “不行。”洛顏兒下巴微抬,一臉的傲慢。

  百里墨寒不悅道“皇后娘娘莫要欺人太甚。”

  “九弟不能這么說,我這個人是最講道理的,若不是九弟真的做錯了,皇嫂又怎會找你的麻煩呢!我可是很忙的。

  其實昨日一天的損失可以用錢來衡量,可是官府封我們的店,這個影響,可不是用錢能衡量的,封了一天的店,不知道百姓如何議論呢!說不定會懷疑我們的商品有問題,從此以后不敢再用我們的商品了呢!那這份損失,可是無法估算的,所以像九弟這般仗義的人,應該會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吧!”

  “皇后娘娘到底想說什么?”百里墨寒現在倒不敢小看這個女人了,處處給他挖坑。

  “皇嫂也不想太為難九弟,這樣吧!你和官府的人一起到本宮的店里與顧客說一聲,就說封我們的店是一個誤會,現在都解釋清楚了,是九弟你看我們店內生意好,眼紅,故意對我們店使壞,現在你已經知道錯了,以后再也不會這么做了,讓大家放心購買我們的產品,封店與產品無關。”洛顏兒要求道。

  百里墨寒聽后氣憤道“不可能。我絕不會去說的。”

  百里御風見狀開口道“皇后,九弟是皇家的王爺,這樣做對皇家的顏面也有影響,還是換個別的懲罰吧!”

  洛顏兒點點頭“行,既然皇上開口為九弟求情了,我也不難為九弟,那這樣吧!九弟在我們店對面不是有一家古董店嗎?我要九弟古董店里的百分之十的分紅,是每年,如何。”

  “不可能,皇后娘娘,您這是欺人太甚。”百里墨寒如此愛錢的一個人,怎會同意自己有這么大的損失呢!

  洛顏兒不悅道“這樣不行,那也不行,那我這名聲上的損失就這樣算了嗎?九弟可有把我這個皇嫂放在眼里?眼里可還有皇上了?”

  “皇后娘娘未免也太貪心了,百分之十,你的店不過是被關了一天,怎會有這么大的損失,你可以明碼標價,這個分成,我不會給的。”他的古董店內的生意可是很好的,百分之十的分成,一年可不是小數目。

  “你關我店,對我店名聲上的影響,可不是用錢能衡量的,皇上,你看九弟他,未免也太不將臣妾放在眼里了。”委屈的看向百里御風。

  百里墨寒平日里并不將百里御風放在眼里,可是這一刻,為了自己的利益,他只能恭敬的拱手道“皇上,還請您為臣弟主持公道,臣弟未經您的允許,威脅林大人關了皇后娘娘的店,的確有不對,但皇后娘娘未免也太獅子大開口了。”

  百里御風沒想到百里墨寒竟會對他如此恭敬的說話,看來還是財迷了解財迷的心理,這個洛顏兒,還真不簡單,既然如此,他也不能只偏袒自己的皇后,再次開口道“你們生意場上的事,朕也不是太了解,畢竟朕未涉足過商場,不過皇后要九弟古董店百分之十的分紅,的確有些高了,這樣吧!百分之五吧!既對九弟有了小小的懲罰,也彌補了皇后的損失,不知皇后和九弟意下如何?”

  其實洛顏兒的心理價位也就是百分之五,說百分之十,是給對方砍價的余地,如此還能賣給百里御風一個人情,所以這是她的小策略。

  可是這戲還是要演足的,故作一臉不滿道“皇上,您不能因為九王爺是您的弟弟,就偏袒他,他對臣妾店的影響是很大的,這百分之五能有多少分紅啊!臣妾覺得也太少了,要不百分之八吧!”討價還價,讓百里墨寒自己降到百分之五,這樣他心里才不會覺得虧得慌。

  百里墨寒冷聲道“我店內的生意很好,百分之五一年也能分很多的,皇后娘娘莫要太貪心了,身為一國之母,若是如此貪心,就不怕將來別人知道,會影響你的名聲嗎?”

  百里御風再次開口勸說道“九弟言之有理,皇后要學會知足,既然九弟已經同意了百分之五,你就給朕個面子,得饒人處且饒人吧!”

  洛顏兒很不情愿道“要不就百分之六吧!”

  “百分之五,多一點都不行。”百里墨寒態度強硬道。

  洛顏兒無奈地嘆口氣道“唉!看在皇上的面子上,那本宮就——勉為其難的接受吧!”策略成功,完勝。

  百里墨寒心里很憤怒,可事已至此,也只能接受,是他失算了,沒想到現在的洛顏兒如此難對付。

  “臣弟告退。”百里墨寒拱手道。

  洛顏兒再次提醒道“別忘了明天準時來早朝哦!”

  “九弟先回去吧!”百里御風開口。

  百里墨寒瞪了洛顏兒一眼,轉身離開。

  洛顏兒看向百里御風挑挑眉道“皇上,臣妾是不是很厲害,心里有沒有感動?準備如何謝臣妾?”

  “你呀!不過今日朕的確應該謝謝皇后,幫朕解決了個大煩惱。”百里御風如實道。

  洛顏兒立刻跑到他身邊,看著他問“皇上打算如何謝臣妾?”

  “皇后打算讓朕如何謝?”百里御風問。

  洛顏兒想了想道“臣妾是個俗人,比較俗氣,要不皇上就來點實際點的吧!賞點錢吧!”

  百里御風無奈的搖搖頭道“朕很想知道,皇后要那么多錢做什么?在這皇宮里,有什么需要花錢的地方嗎?”難道她還有別的目的嗎?

  洛顏兒嘟嘟小嘴道“對女人來說,有錢就有安全感,雖然宮里有吃有喝,沒有多少花錢的地方,但萬一需要錢的時候,手中沒有錢也是很尷尬的。

  皇上,臣妾今日為了幫你,連九王爺都給得罪了,看他走時看我的眼神,臣妾真的好擔心他會派人暗中殺害我,我可是冒著生命危險在幫皇上。

  說不定哪天我的小命就沒了,到時候我的錢還不都變成皇上的了。”

  “休要胡說,你是朕的皇后,朕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你的,皇后大可放心。”百里御風看向她認真的承諾道。

  洛顏兒一揮手道“這種事情,現在不討論了,皇上打算賞賜臣妾多少錢?”

  百里御風很是無奈,轉來轉去,還是離不開一個錢字,起身,走到身后的書架前,從一個暗格中拿出一個錦盒,重新走到龍椅上坐下。

  “這個就當是朕謝皇后的賞賜。”將錦盒遞給了洛顏兒。

  洛顏兒眉頭微蹙,質問道“這里面是什么?”一個小小的錦盒,能裝什么東西,這貨不會這么摳吧!先把丑話說前面“皇上,若是這個禮物不值錢,臣妾可是要拒收的。”

  百里御風很自信道“皇后看了再說。”

  洛顏兒打開錦盒,當看到錦盒里的東西,大吃一驚,立刻拿出來,認真仔細的看這個不就是自己穿來前,那個老人家送自己的鐲子嗎?沒錯,就是這個鐲子,上面的花紋,圖案,做工,大小都一抹一樣,自己之所以穿來這里,肯定和這只鐲子有關,自己已經把這個鐲子的圖形畫了出來,正準備讓人去尋找呢!沒想到這個鐲子竟然在百里御風這里,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,得來全不費工夫。

  有了這鐲子,自己是不是就可以回去了?

  “這個鐲子,皇后可滿意?”百里御風問。

  洛顏兒點頭如搗蒜“滿意,滿意。皇上,你從哪里得來的這個鐲子?莫不是你也是穿來的?”

  “穿來?”百里御風不解她話中的意思。

  看來不是,洛顏兒敷衍一笑道“臣妾太喜歡這個鐲子了,有些胡言亂語了,這個鐲子皇上從哪里得來的?”

  百里御風淡淡一笑道“送父皇的靈柩去皇陵回京途中,一位老人家給朕的,說此鐲名為姻緣鐲。”也就是與洛顏兒在湖里發生不愉快之后,在啟程回宮的時候,一位鶴發童顏的紅衣老人家出現在面前,給了自己這個鐲子,說是自己很快便會遇到讓自己心動的女子,到時讓自己將鐲子送給她。

  當時不以為然,覺得自己這輩子不會為任何女人心動,回來后便將這個鐲子放到了身后書架的暗格里。

  本以為永遠不會送給任何女人,卻沒想到,有一天會送給洛顏兒,或許與別的女子比起來,她在自己心中是有些不一樣的吧!也覺得她戴上這個鐲子應該會很好看,鐲子上雕刻著鳳凰圖案,只有皇后有資格擁有。

  洛顏兒聽了百里御風的話,立刻猜測,或許他說的那個老人家,就是自己遇到的那個老人家,自己穿到這里之后,首選看的便是自己的手腕,并沒有見那個鐲子,看來鐲子被老人家收走,送給了他。

  “朕幫皇后戴上。”百里御風說。

  洛顏兒點點頭,將鐲子遞給他。

  百里御風親手將鐲子幫她戴到手腕上,當鐲子戴上的那一刻,二人的腦海中都閃過一些畫面,雖然不清楚,也看不清畫面里的人,但心卻隱隱的在痛,好像有一對很恩愛的夫妻,因為什么原因分開了。

  二人看向彼此,有種說不出的熟悉感,心跳不自覺的加速。

  洛顏兒立刻將自己的手抽回來,在心中喃喃道這個鐲子果然有問題,戴上之后,腦子里居然閃過一些奇怪的畫面。

  百里御風輕咳一身,來掩飾自己的尷尬。

  百里南玄此時走進來,見洛顏兒也在,有些意外,開口道“臣參見皇上,皇后娘娘。”

  “十四叔不必多禮。”百里御風開口。

  洛顏兒的視線看向百里南玄,再次感嘆道原來他就是十四王爺睿王,又一個擁有絕色容貌的男人啊!看上去比百里御風長幾歲,渾身散發著成熟穩重,應該是女孩子最喜歡的,同時還有溫文儒雅,這樣的男人,不管是容貌,身材,氣質,都是足以讓女人垂涎三尺,尖叫連連。

  皇家的男人都是上天的寵兒啊!個個都生的如此好。

  洛顏兒微頷首道“十四叔好。”

  百里南玄微怔,很意外洛顏兒會主動與他打招呼,以前她見到自己,都只是點下頭,喚聲睿王爺。

  現在居然喚自己十四叔,倒是第一次。

  “沒想到皇后娘娘也在,若是皇上與娘娘有事,臣晚些時候再過來。”百里南玄說道,以前的洛顏兒不會主動找御風,除非有事,今日是有事才過來的嗎?

  洛顏兒開口道“不用,本宮與皇上沒什么事要說,十四叔來找皇上,定是有要事商議,那臣妾就不打擾了。”看向百里御風,微盈身離開。

  走到百里南玄身邊時,忍不住夸贊道“十四叔,你和十四嬸還真般配,郎才女貌。”由衷的說完這句話便離開了。

  百里南玄卻一頭霧水,不解的看向百里御風問“皇后娘娘這話是何意?為何會突然說我與王妃般配?”

  百里御風淡淡一笑道“十四叔無需將皇后的話放在心上,現在的皇后,想到什么便會隨口說出來,應該沒有別的意思。”

  “皇后娘娘來找皇上又是為了太子的事?”除了這個原因,他想不出皇后還會因何事來找皇上。

  百里御風嘴角勾起淡淡的笑容道“十四叔這次猜錯了,這一次,皇后不是為了太子之事來的,而是為了九王爺之事。”

  “老九?何事?”百里南玄很意外。

  百里御風將剛才發生的事大致與百里南玄說了一遍。

  百里南玄聽后有些不可置信“皇上,您說的都是真的,皇后娘娘居然幫你勸說老九來上早朝,還敲詐他的錢?”

  “就是朕想騙十四叔,也想不出這些,這的確是剛才發生的事,若是十四叔早點過來,便可看到九弟被洛顏兒說的啞口無言的樣子。”想想剛才的事,百里御風的心情便很好。

  百里南玄感嘆道“沒有親眼所見,十四叔還真是有些不敢相信。沒想到現在的皇后娘娘,會有這么大的變化。不過從她剛才對我的稱呼,我便感覺到了她的變化。”

  “她現在的確變了很多。”百里御風嘴角微微上揚,他很喜歡現在的洛顏兒,希望這一切都是真的,而不是故意偽裝騙取自己的信任。

  百里南玄看向他道“皇上現在也變了。”

  百里御風不解的問“是嗎?哪里變了?”

  “提到皇后時的表情,心情都不一樣了,以前皇上提到皇后,就像是在說無關緊要的人,可是現在皇上提到皇后娘娘,嘴角總是會不自覺的流露出笑意,看來皇后娘娘已經對皇上造成了影響。”百里南玄說出自己眼中所看到的。

  百里御風淡定道“朕不會被她影響的。”

  “若是皇后娘娘真的能放下廢太子,將心思放到皇上身上,皇上在乎她,也不失為一件好事,不過皇上還是應該好好的觀察觀察,畢竟廢太子現在在天牢里,皇后為了他,有可能故意改變自己,甚至幫皇上,取得皇上的信任,降低皇上對她的戒備,她好從而達到自己的目的,越是這個時候,皇上越要清醒,不要被輕易迷惑。”身為臣子和叔叔,他覺得自己很有必要提醒他,畢竟女人都是善于偽裝的。

  百里御風點點頭道“十四叔放心,這些朕會留意的,不會因為她現在的改變,而對她放松警惕。”

  百里南玄點點頭,他相信皇上能做出正確的判斷。轉移了話題“皇上,臣今日過來,是想與你說說寧氏一組叛軍的事。”

  二人開始談論政事。

  洛顏兒回到鳳安宮之后,坐在桌前,拿下手腕上的鐲子,仔細觀察,喃喃道“這個鐲子是如何讓自己穿來的呢?難道是這個鐲子里有什么神秘的東西?”放到耳邊敲了敲,仔細辯聲音,摸摸上面的寶石,撫摸上面的鳳紋,沒發現什么端倪啊!

  難道那個老人家是這個時空的人?自己要如何找到他呢?

  “小姐,想什么呢?”若蘭端著一盤點心走進來,放到桌上,看到小姐在發呆,忍不住開口詢問。

  洛顏兒收回思緒,看向若蘭道“皇上剛才賞賜了我一個鐲子,很是漂亮,我在好好研究呢!”

  若蘭看向小姐手中的鐲子,驚嘆道“這個鐲子好漂亮啊!皇上對小姐真好,居然賞賜小姐這么漂亮的鐲子,看來皇上很在乎小姐。”

  洛顏兒不屑的癟癟嘴道“不過一個鐲子,哪里就看出在乎了,你少替他說話。對了,青綰呢!怎么沒有看到她?”

  若蘭回道“剛才內務府的人來說有關一些選秀的事情想與皇后娘娘說,皇后娘娘不在,便讓青綰先過去了,他們先把大致的事情說與青綰聽,然后等小姐回來,讓青綰說給小姐聽。”

  洛顏兒點點頭“這樣也挺好的,節省時間,而且很多事情我現在也不懂,讓青綰去很好,她比我懂的多。”

  若蘭嘟嘟小嘴擔心道“小姐真的要幫皇上選秀嗎?到時宮里女人多了,爭寵的人就多了,萬一有的女人迷惑了皇上怎么辦?豈不是會影響皇上與小姐的感情。”

  “什么感情?我與百里御風沒什么感情,他身邊女人多更好,這樣他的注意力就不會放在我身上,我就可以專心的做生意掙錢了。”百里御風那個男人,可不是一般女人能招惹的,自己還是不招惹的好。

  “小姐,你在皇宮里,也花不了多少錢,掙那么多錢做什么,還是早點給皇上生個小皇子是正事,這樣才能穩固自己的后位,將來也有依靠。”若蘭很希望小姐能和皇上幸福。

  “生什么小皇子,掙錢才是正事。我得繼續研究接下來生意的發展方向。”立刻拿過自己的掙錢企劃書開始研究。

  若蘭無奈的嘆口氣。

  半個月后,激動人心的選秀開始了。

  洛顏兒今天異常的興奮,想到宮里要進新人了,自己的生意又可以火一把了,心情好到飛起來。

  而且她接下來的掙錢計劃也是女性的必須品,所以今日她要讓皇上選幾個身材好的秀女,最好是胸部比較豐滿的秀女,這樣好給她的產品做模特。

  選秀被安置在御花園,太后,皇上,皇后,貴妃和淑妃,良妃會來參加今日的選秀,亭子里放了六張椅子,皇上的椅子在中間,兩邊是太后和皇后的椅子,下手位是貴妃,淑妃和良妃。

  在內務府主事之人的安排下,秀女們依次被帶來皇上面前,足足有上百個秀女呢!

  這是新皇登基后第一次選秀,很是隆重,加上當今皇上年輕有為,英俊瀟灑,秀女們個個翹首以盼,心情激動,希望自己能被皇上選中,暗暗搓手,在心中祈禱,希望自己能成為那個幸運兒。

  秀女們站好之后,整齊劃一的盈身行禮,異口同聲的行禮“參見皇上,太后娘娘,皇后娘娘,貴妃娘娘,淑妃娘娘,良妃娘娘。”

  百里御風全程冷臉不說一句話,他根本就不想來,是被洛顏兒硬拉著來的,因為這件事是她操辦的,若是皇上不來,太后定會治自己的罪,所以懇求皇上可以過來。

  百里御風知道母親本就對洛顏兒有諸多不滿,若是今日自己不過來,母后定會懲罰她,無奈,只能過來。

  行禮結束后,接下來是四個秀女一組上前,開始讓皇上選心儀的女子。

  一旁有太監專門念名字,讓皇上知道,這些秀女的出身,名字,特長。

  第一組上前,盈身行禮,抬起頭來讓皇上挑選。

  百里御風根本就懶得看一眼。

  洛顏兒卻激動道“皇上,你看中間這位妹妹,不但長得漂亮身材也好,特長是跳舞,氣質也好,臣妾覺得這個不錯,皇上意下如何?”

  百里御風不滿的一揮手,示意她們退下,他沒有看上。

  一旁的主事太監,立刻指揮這些落選的秀女離開。

  “唉唉唉——”洛顏兒失落的嘆口氣,喃喃道“那個很好啊!”

  第二組上前,洛顏兒眼前一亮,這一組依舊有一個身材好,長相好的,激動道“皇上,這個好,膚白貌美大長腿,會彈琴,會跳舞,多才多藝,不錯不錯,留下吧!”

  淑妃和良妃見狀,心里很生氣,這個皇后還真是可惡,自己不喜歡皇上,便拼命的給皇上塞女人,如果后宮的女人多,她們豈不是更沒有機會,所以心里對洛顏兒很怨恨。

  淑妃忍不住開口道“只是她的出身不太好,這種出身,也有資格參加選秀?是不是花了錢走了后門啊!”

  這位秀女一聽,嚇得立刻跪在地上道“臣女沒有花錢,臣女是有資格進宮參見選秀的。”

  洛顏兒見狀,立刻一臉心疼的走上前去將人拉起來“妹妹快起來,無需害怕,淑妃與你開玩笑的。莫怕莫怕。”拍拍她的手,這皮膚,還真是細嫩光滑,給她的護膚品做模特也挺不錯的。

  “皇后,注意自己的言行舉止。”這個女人,真的確定她不是長了一顆男兒心?

  洛顏兒只能不情愿的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坐下,看向淑妃不悅道“淑妃,這些妹妹們膽小,你別隨便和她們開玩笑,瞧把這位妹妹嚇得。咱不怕哈!皇上這不錯,留下吧!”

  百里御風看向洛顏兒冷聲質問“是朕選還是皇后選?”

  洛顏兒癟癟嘴道“臣妾不是給皇上參考一下嘛!”

  百里御風不悅的一揮手。

  說明這一批又被全部淘汰了。

  洛顏兒失望的嘆口氣,忍不住埋怨道“皇上,這么出色的美人你都看不上,你到底要選什么樣的嘛?”

  百里御風看向她不悅的質問“皇后覺得朕應該選什么樣的?”

  洛顏兒挑眉一笑道“臣妾覺得這些都留下也不為過,畢竟皇上的后宮嬪妃太少了,就是都留下,離后宮三千嬪妃還差遠了呢!不如咱們都留下吧!這只看一眼,有時也看不出誰出色,只有經常見,多見幾次,才能產生感覺,皇上覺得呢?”

  良妃開口道“皇后娘娘,就算后宮嬪妃不多,也不能這樣選秀吧!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成為皇上的嬪妃的,這后宮嬪妃可得仔細挑選,萬一有行為舉止不端莊的,選進來豈不是給皇上添麻煩。”

  洛顏兒卻不以為然道“這些秀女可都是一層層嚴格挑選進來的,怎會有品行不端莊的呢!良妃妹妹的擔心多余了。”

  太后開口道“皇后,這選秀自然要選皇上喜歡的,你還是讓皇上自己選吧!”

  既然太后開口了,洛顏兒只能恭敬道“母后說的是。”看著這么多美人,一批批被淘汰,真的很可惜。

  接下來又上前了好幾組,結果百里御風都沒有看上,太后不免也有些心急了“風兒,這些秀女母后看著都還挺不錯的,你再仔細看看,總要選幾個吧!”

  百里御風冷聲道“既然選秀是為兒臣選的,那選什么樣的,自然由兒臣說的算。”

  洛顏兒也跟著勸說“可是照皇上的這個選法,只怕一個也選不上,臣妾和內務府的人忙活了這么些日子,若是連一個都選不出來,豈不是太打我們的臉了,這樣也會讓有女兒參加選秀的大臣不滿。

  皇上好歹選幾個,也對大臣們有個交代,若是一個不選,會讓大臣們覺得我們是在逗他們玩,他們的女兒滿懷期待的參加選秀,可是結果皇上卻一個也沒選,會作何感想呢?”

  太后附和道“皇后言之有理,風兒,你還是選幾個吧!”

  洛顏兒激動的站起來道“皇上,你看后面這些秀女都很不錯,要不這些都留下來吧!皇上,你要為皇室子嗣著想,早點選秀,早點延綿子嗣。”

  百里御風不悅的瞪向她,站起身,拉過她的手,冷聲道“朕實在選不出來,母后看著辦吧!皇后,朕覺得你不適合在這里。”直接拉著洛顏兒離開了。

  “皇上,你干什么呢!選秀還沒有結束呢!后面的美人臣妾還沒有看呢!你忙你先走,臣妾要看完。”洛顏兒不滿的抗議。

  百里御風可不管她的抗議,氣憤的將人拉走。

  太后見狀很是不悅“皇上這是做什么?”

  淑妃見狀,趕忙在太后面前說洛顏兒的壞話“太后娘娘,臣妾覺得皇后娘娘是故意的,故意在一旁說一些話,擾的皇上心煩,沒有心情選秀。”

  良妃立刻符合道“臣妾覺得也是,選秀是皇上的事,皇后卻在一旁指手畫腳,建議皇上選這個選哪個,弄得皇上都沒有心情了,皇后娘娘定是故意的,畢竟她是后宮之主,肯定不希望后宮的嬪妃多,與她爭寵,所以故意用了這一招,看似是在幫皇上選秀,實則是擾亂選秀。”

  太后聽了二人的話,臉色立刻就陰沉了下來“這個洛顏兒,沒想到這般有心機,難怪她在一旁一直說個不停,原來是這個目的。”

  “皇上走的時候很生氣,肯定是因為皇后在一旁指手畫腳,讓皇上沒了興趣。”淑妃繼續挑撥。

  有的秀女聽到這話,也忍不住在心中埋怨皇后娘娘。

  葉沐蓉聽了,趕忙開口道“姑母,沐蓉覺得淑妃和良妃說的不對,沐蓉倒覺得皇后娘娘是真心想幫表哥選秀,從一開始便用心的準備選秀事宜,盡心盡力,今日從挑選出來的秀女便可看出,這些秀女不管是品行,姿色都很出眾,若是皇后真不想讓表哥選出喜歡的秀女,大可挑選一些長相差的秀女,選的時候,安靜的坐在一旁看著就好。

  可是皇后娘娘并未這么做,而是真心的幫表哥參謀,希望表哥能選幾個自己喜歡的,所以皇后娘娘是真心在為皇上著想,希望皇上能早點延綿子嗣,可表哥可能因先皇剛去世不久,沒有心情選秀,所以才沒有選出自己喜歡的秀女。這怪不得皇后娘娘。”

  淑妃和良妃聽了貴妃的一番話,不可置信,沒想到貴妃居然會幫皇后說話,之前她可是經常刁難洛顏兒的,這次這么好的機會,她為何沒有落井下石呢?真的很奇怪。

  太后聽了葉沐蓉的一番話,同樣贊同的點點頭“貴妃說的有道理,這些秀女真的很出眾,既然皇上沒有心情選,那哀家就幫她選幾個吧!選秀繼續。”

  眾位秀女剛才見到皇上走了,心都涼了,聽到太后說選秀繼續,心里又燃起了希望。

  最后一排有一位身穿白色繡青花的女子安靜的看著這一幕,心情有些緊張,今日她一定要被選上。

  太后從每一組中都選了一兩個,轉眼間便選了十幾位秀女,到最后一組時,那位穿白色繡青花的女子讓太后眼前一亮,開口詢問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女子溫聲回道“臣女是云陽候的嫡女白語琴。”

  “云陽候的女兒。難怪生的如此端莊漂亮,太子謀反,云陽候幫了大忙,可是功臣,他的女兒來參加選秀,也未聽云陽候夫人說,真是低調,這樣的家里教育出的女兒,定很優秀,奉哀家旨意,奉白姑娘為德妃,入住德惠宮。”

  白語琴提著的心終于放下了,立刻盈身道“謝太后娘娘。”

  選秀結束后,一共選出了一妃,二嬪,還有一些才人,昭儀,昭容,等將近二十名秀女。

  百里御風氣憤的拉著洛顏兒回了鳳安宮。

  “參見皇上,皇后娘娘。”宮人們見皇上和皇后娘娘回來了,立刻行禮。

  “統統出去。”百里御風冷聲呵斥,從未如此氣憤過。

  宮人們嚇得趕緊退下。

  百里御風大掌一揮,房門砰的一聲合上了,洛顏兒嚇得一激靈,覺得此刻的百里御風很可怕,心里產生了畏懼,看向他,小聲道“皇上,你,你為何這般生氣?”這貨今天又哪根神經搭錯了?自己一直在好心的幫他選秀,他怎么還生氣了呢?

  “朕為何生氣,皇后心里真的不明白嗎?”一步步朝她逼近。

  洛顏兒嚇得一步步往后退,閃著一雙無辜的大眼睛看著他問“臣妾真的不知道皇上為何生氣,是臣妾說錯話了,還是做錯事了?”

  百里御風繼續步步緊逼,洛顏兒繼續往后退,直到退到身后的鳳坐上無路可退,跌坐在了寶座上。

  百里御風伸出雙臂,將她囚禁在了寶座上,俯下身子看向她冷聲道“今日選秀,皇后為何這般興奮,在一旁指手畫腳,皇后就這么希望朕選別的女人?”

  “皇上,你這話說的,臣妾是你的皇后,這件事又是臣妾一手操辦的,臣妾自然希望皇上能多選一些秀女進宮,這選秀關系著國運和子嗣,皇上得重視,而且那么多美人,看著就養眼,皇上卻一個也不愿選,多讓人寒心呢!臣妾忙活了這么久,有種白忙活的感覺。

  皇上,那么多美人你都看不上眼,你該不會是有哪方面的隱疾吧!若是有,咱們得早點看,可不能影響了子嗣。”

  “既然皇后這么在乎子嗣,那么這個生子嗣的重任,就由皇后來完成吧!”話落,抱起洛顏兒便朝內室走去。

  洛顏兒這一刻真的害怕了,這個男人是瘋了嗎?該不會用強的吧!

  爆笑王妃寵翻天



  爆笑王妃寵翻天



(← 快捷鍵)返回目錄頁(快捷鍵 →)
3d附加码和中奖号的关系